其實住院也才一個月前,怎麼覺得已經過很久了?

 

過程是這樣的,那天是2/18,星期六,是要補班的日子。
早上天氣很不錯,所以沒有穿外套只穿了一件roots帽T就上班去。
下班後已風雲變色,往台北車站的路上發現大家都穿大外套,
似乎只有我邊走邊縮,一副狼狽樣。

回到家差不多七點,覺得吃不太下,肚子一直有微疼感。
差不多到晚上九點,覺得不對勁,一量37.9左右,
又差不多到晚上十二點,再量38.1。

我也不以為意,反正我常常頭痛、肚子痛和體溫高,
還在忍受的範圍。

到週日起床,38.4,反覆吃退燒藥,燒了又退退了又燒。
晚上還抱病去吃了蛋黃哥餐廳。

還是不以為意,反正我常常這裡不舒服、那裡不舒服的,
也還在忍受的範圍。

週一早上起床,忍著噁心反胃搭捷運,
一路忍到研究室,就趕緊衝到廁所吐了,
後去看家醫科門診,38.2,
照了x光,但沒有發現有異常,

忍到中午,把事情都處理到一個段落,
下午和老師請假,把研究室筆電帶回家,想繼續把工作完成。

搭捷運和走回租屋處的路上也是一直提醒自己:再撐一下就到了⋯再撐一下就到了⋯

 

下午燒到了39.2,又開始反覆吃退燒藥,燒了又退退了又燒。
晚上燒到了40.3
覺得不太尋常,但又覺得還是可以忍。


就這樣忍到了週二早上。


早上去診所做了快篩,也打了一針止吐,也拿回一大包藥,
睡到中午起來發現還是40.3,於是直接坐計程車去掛急診。

 

一到急診,我沒有覺得自己發燒到40度特別嚴重,
也沒有覺得已經燒三天快來治療我,
只覺得趕快退燒,就可以趕快回家了,
就安靜地坐在急診,等著護理師及醫師來問診。
問診完,醫師一量脈搏,覺得心跳太快,於是就打上點滴,

整個週二下午就在急診度過,驗尿、x光和照心電圖,
數據都正常,但燒就是退不了,
最後只能照斷層,

打顯影照斷層全身發熱感覺充滿藥水味,實在不是很舒服。

忙了一整個下午,終於進診間了,

醫生:妳有貧血妳知道嗎?妳數據很低,建議要輸血,妳真的不輸血嗎?

 

在斷層發現原來是腎臟發炎了,真相大白了啦。

 

醫生:要住院喔。

 

我和吳大漢對看,

蛤?為什麼要住院?
 

醫生解釋了一下要住院的原因,如果不住院,也要待在急診打抗生素,
他說我們自己評估,於是我打給腎臟專業的二嫂,

也是說就住院吧。
於是我就住院了,一住就是六天,點滴一打就是四天。

最痛苦的時候就是在躺在急診走廊的病床上,
頭超痛,覺得超冷,一直發抖,

唉唉,每天都經過台大醫院的急診走廊,只是沒想到這次在亞東醫院急診,換我躺在那兒。


後來阿丰來急診陪我,讓吳大漢回家休息,整理住院的行李,

後來又移到急診觀察室,等病房通知,但晚上十點前沒通知,就是沒有病床了,

第一次一個人在急診度過一整晚。

睡睡醒醒,醒醒睡睡,一直發燒一直流汗,
到了凌晨三點,自己拿著點滴,走到護理站跟護理師說我頭好痛....

一動就頭痛,一吃就吐,生理期又來,

真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。

 

出院後一週,去首爾玩五天,
回來後又感冒了,感冒了一週都還沒好,

結論就是2017年整個二月和三月就在生病、不舒服和請假中度過,腦袋都變遲緩了。

還有一個結論就是我超會忍。


 

創作者介紹

No where

W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